渣男骗婚?加国华裔富二代损失3700万+房产+护照

2020-07-21收藏量173925人已阅

渣男骗婚?加国华裔富二代损失3700万+房产+护照

幸好加拿大法官是个明眼人。

加拿大的法官可不是吃素的,如果男女两人结了婚,这两人究竟是否有“真”爱情在里头,或者一方只是为了金钱利益乃至加拿大身分才结婚,其实法官在分析研究所有的资料后,心中都有一把相对公平的尺。

一名华裔男子与先有加拿大身分的女子结了婚,移民报到后就人间蒸发,接着发现原来“妻子”名下财产不少,便想着以离婚后可取得部分家庭财产为理由入稟法院,向前妻索偿估值逾220万元的温哥华房屋部分产权,却遭前妻反告指他为取得加国居民身分而骗婚,更于分居前秘密地将妻子持有的公司股分转移到男方名下。

法官从现在的资料一分析,就知怎幺回事,最后判丈夫败诉,还直斥他为了身分才结婚,成功后马上抛弃妻子。

渣男骗婚?加国华裔富二代损失3700万+房产+护照

结婚之后两地分居

卑诗最高法院的文件指,51岁的男原诉人金战(ZhanJin,译音),在2005年与46岁的女答辩人程洁(JieCheng,译音)于上海结婚,当时只有女方程洁拥有加国居民身分,两人都是第二次结婚,婚前男方育有一子而女方则育有一女。

法庭文件又指,程洁为一名华裔富二代,家中环境优渥。程洁于1993年毕业于中国纺织大学。之后做纺织品出口业务。2001年任英国石油公司在中国的附属公司行政总裁的助理。2003年,她晋陞为市场营销主管。程洁之前于1995年结婚,女儿1996年12月出生,她2002年离婚。于2003年4月移民来到加拿大,目前在温哥华从事会计工作。

金战于1990年毕业于中国安徽大学,获得本科学位,1995年结婚,儿子出生于1996年。他在中国从事科技行业,并曾开设多间公司,包括一间名为Techo的财务及借贷公司,以及一间电脑软体公司。

两人2003年于上海认识,女方表示当时对方对她已经有加国居民身分显得十分有兴趣。虽然二人于2005年结婚,但他们继续分隔两地生活,妻子居上海,丈夫则在合肥市生活,每个月只见面一至两次。

答辩人程洁说在丈夫的施压下,决定与女儿返回温哥华定居,并答应担保丈夫金战及其儿子移民本国,而同意在申请获批前,丈夫继续留在中国打理生意。

另外,金战在2006年成功游说妻子程洁和她的家人向Techo投资人民币多达3700万元,根据当时的汇率即加币约550万元,妻子也因此成为公司股东之一。此外,程洁早在两人结婚前,以86万元购入温哥华一间房屋,该房屋去年估值已升至223万元。

渣男骗婚?加国华裔富二代损失3700万+房产+护照

移民不久人间蒸发

经过两次担保移民申请失败后,丈夫2010年第三度申请成功,同年2月与儿子正式移居温哥华,但丈夫移民报到不久后便以公事为由返回中国,儿子则留在温哥华读书并与继母程洁同住,直至同年夏天,儿子搬走。

答辩人指,2010年9月27日丈夫在温哥华的房屋收拾了个人物件后突然人间蒸发,妻子程洁担心丈夫安危更一度报警,其后才怀疑遭人利用骗婚,两人于是正式分居。原诉人则向法庭辩称妻子欺凌他和他的儿子因此决定搬走,但法官却认为原诉人的供词不可信。

对于原诉人金战要求离婚后取得温哥华房屋的一半产权,法官指判决取决于该房屋是否属于家庭资产(familyasset),若是家庭资产才可以分享产权。对此,原诉人丈夫指该房屋是日后他长期定居温哥华时居住,满足未来的家庭需要,因此认为应属家庭资产;但答辩人妻子则表示最初购入房屋时并没有这个目的,因此不应视之为家庭资产。

渣男骗婚?加国华裔富二代损失3700万+房产+护照

重要破绽决定成败

法官指,虽然两人为夫妻关係,但没有展开一般的家庭生活,长期分隔两地,又说原诉人金战并没有计划与答辩人组织新家庭,也没有分担房屋贷款,因此“满足未来的家庭需要”的说法成为原诉人的“重要破绽”。法官更直斥原诉人金战迎娶答辩人目的只是取得加国居民身分,成功后妻子就再没有利用价值,马上把她抛弃。法官最后裁定原诉人败诉,离婚后不可拥有该物业产权。

答辩人程洁同时反告原诉人金战,指控金战在分居前暗地里把她的Techo股份转移到丈夫个人名下的另一间电脑软体公司,强调整个过程她并不知情,直至律师查看Techo的股东名单后才发现。

法官指有关的转移手续在2010年9月5日进行,时间上刚巧是原诉人金战决定离开妻子程洁的时候,并认同妻子所说并没有授权进行股份转让。但对于程洁要求索偿350万元赔偿,法官则指出由于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被转移的股分价值,而赔偿金额不能单纯基于猜测,因此不能就此作出裁决。

相关文章